<td id="48cq4"><rt id="48cq4"></rt></td>
<menu id="48cq4"></menu><nav id="48cq4"></nav>
  • <input id="48cq4"><menu id="48cq4"></menu></input>
    <xmp id="48cq4">

  •  

    這國產劇好奇怪-天天熱資訊
    發布時間:2023-01-11 11:11:33 文章來源:鳳凰網

    寫在前面


    (資料圖片)

    今晚,我們聊聊劉亦菲和李現主演的新劇《去有風的地方》。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關注過這部劇的前期宣傳,官方一直在兩個點上卯足了勁,一個是云南大理的美景,另一個就是兩位主演的顏值。

    順帶貼合下當代打工人逃離都市尋找治愈的社會心理。

    總而言之就是養眼,治愈,溫情。

    我也是奔著這幾點去看的這部劇,但把目前更新劇集看下來后,卻有一種非常奇怪的觀感。

    劇肯定不是爛劇,有很多優點,二位演員也確實非常養眼,但我真的越看越懷疑其在創作之初和最后出來的這版東西,是否一致。

    這部劇有點像是一開始只是一杯溫熱的白開水,不知道誰陸陸續續往里面加各種東西,原本有的治愈向,加入了田園鄉村,再加入了愛情,甚至最離譜的是還有鄉村振興的主旋律。

    然而編劇并沒有把這些東西融合起來的能力,變成了雜糅,每一個部分都沒有精寫,都成了帶過,讓我在看的時候,總是在田園愛情故事和以愛為名的獻禮劇之間來回橫跳,非常出戲。

    所以今晚這篇文,我想拋開大家都在打高分的“養眼”,聊聊上面提到的這種奇怪雜糅,以及其帶來的問題。

    《去有風的地方》

    正文

    《去有風的地方》要講的故事其實非常簡單,女主許紅豆(劉亦菲飾)因為閨蜜去世,決定離開北京去云南大理,用三個月的田園生活來治愈自己,并且在這段時間認識了男主謝之遙(李現飾)和當地村民。

    要和大家聊的第一個部分,就是這個重要的關鍵詞——治愈。

    之所以說它重要,一個是因為它關乎主角的內心轉變和個人成長,這是整個故事的文本基礎;

    再有是它確定了以女主視角作為故事視角,進而作用著觀眾的角色代入和共情。

    那具體到文本里又是如何體現的呢?

    我們可以先來對標一下,題材內容都與之相似的韓劇《海岸村恰恰恰》。

    女主在海岸村得到的“治愈”,就表現在她由格格不入的都市人向愛管閑事的當地人的轉變,且這種變化是漸進的。

    她在一開始總無意識地把這個地方稱為“鄉下”,埋怨當地超市貨物少;拿勺子接過老人用手包的肉卷卻不會食用;抵觸別人的越線,回避外人的提問和主動交談。

    但逐漸的,她開始幫助代養當地小朋友的小刺猬;主動拜訪老人,以孩子的口吻勸說老人要植牙保護健康。

    不難看出,“治愈”的完成是依賴著編劇對于“人”的心理勾勒和細節描摹,也就是用她的“心理”來解釋她的“過去”,再用她的“細節”來刻畫她的“現在”。

    如果把“治愈”溶進文本,沉淀出來的其實就是女主身上流淌出來的時間以及留在時間刻度上的改變。

    但我們回過頭來看《去有風的地方》里的許紅豆。

    對于她的細節描寫和心路轉變是缺失的。

    第一集里,許紅豆忙于工作而無暇顧及生活,冰箱里全是過期食品,和閨蜜約定的云南之行拖了三年,閨蜜逝世前也是叮囑她多交朋友,劇集花了一集時間來強調許紅豆身上的打工人特質,對于時間和效率的精打細算,工作高于生活的自我異化。

    而從第二集她到云南往后,故事就完全懸置了她此前的習慣和經歷,讓她立馬成為一個旅途的享受者,毫無負擔和顧慮地找店吃飯,讓路人幫忙拍照,主動和房客開玩笑。

    完全撇開了她身上的創傷印記,讓人覺得她需要的不是治愈,只是休息,人為降低了這個核心人物的可信度。

    治愈也就從原本應該得以綿延的共情過程,被壓縮成了輕浮的暫時情緒。

    再加上極快極緩的節奏安排,讓本就輕浮的情感敘事變得更加空洞和松垮。

    為了急速推進許紅豆辭職旅游的行為,故事第一集僅用20分鐘讓閨蜜患病去世,作為刺激主角行為的外部動機,用強戲劇方式破壞了故事的現實基礎,犧牲掉人物情感,自掘“治愈”的情感根基。

    接下來我們再看第二個部分,田園。

    它是指一種田園牧歌式的生活,一種愜意自得的環境。

    這點的完成又需要編劇對于“生活”日拱一卒的觀察和記錄。

    還是先以《海岸村恰恰恰》為例。

    “生活”是被它細化進一些具體的戲里。比如女主在咖啡廳付錢,刷不了卡也沒有信號用不了手機,只能去銀行取錢,咖啡廳老板卻認為她吃霸王餐,要求她抵押手機,才讓她離開。

    女主為了還錢不得不和村里老太太們一起剖魷魚,卻被老人們嫌棄手藝不好。

    這些戲和后面女主認真聽了咖啡廳老板寫的歌;載著老太太們去首爾,路上還一塊罵路怒癥司機,形成回扣。

    如此,劇集才會在陌生人逐漸熟絡的時間脈絡里書寫成了這樣愜意瑣碎的海島生活。

    《海岸村恰恰恰》里的“田園牧歌”,其實不是在對歲月靜好進行展示和兜售,而是通過故事里的“人”來一點一點過濾而成如此的“生活”。

    而且你會發現,這里的生活也并非與現實生活完全異樣,而不過是還原了已經被我們陌生化的人際關系,放大了族群式的情感聯結,也毫不避諱這些關系里必然伴隨的誤會和隔閡。

    我們再對比著看下《去有風的地方》里的“田園生活”。

    還是拿差不多的兩場戲來說。

    許紅豆到飯店吃飯,原本準備打烊的老板看見女主,非常熱情也莫名其妙地為她重新開火。同樣是女主無法付錢,這里的飯店老板卻能毫無顧忌地熱情說著這頓我請。

    同樣是與當地村民一起勞動。許紅豆則是被當地阿嬸邀請去幫忙做鮮花餅,整場戲里除了阿嬸一邊動手一邊介紹鮮花餅做法,沒有任何有效信息,加上冗長的音樂鋪墊,這個片段也就被剪輯成了歲月靜好的MV。

    把兩部劇集對比著看下來就很容易發現,后者具有很強也很明確的目的——

    《去有風的地方》里的“田園”不是在勾勒陌生人和陌生人之間的人際關系,而是把現實生活中的人極端化為功能性工具,服務于繪制一幅熱情友善的鄉村圖景。

    當這種“目的”把“手”伸向田園生活,伸向田園中的每個人時,自然會造成“田園生活”的失真。

    當地村民無論在任何場合一定會穿著具有民族文化特點的服飾。

    每個支線人物也都有其要在特定時間完成的特定任務,且由于任務大于角色,他們沒有屬于自己的起伏成長線,于是就造成了一種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的斷裂感。

    阿桂嬸的出現是要完成說教,告訴許紅豆和馬爺這樣的年輕人要多為家里人著想,告誡他們“錢是帶不走的”。

    大學生村官黃欣欣的出現,是要完成“我不會離開這里”的宣言。

    還有夏夏的出現是要宣傳防網絡詐騙。

    這里的“田園”只是被想象的、人工打造的“田園”,它不是烏托邦,也不象征“逃離”,而只是一種工具。

    這個工具所服務的,既是我們前面提到的那個“目的”,也是接下來要說的第三個部分——主旋律。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做過一種創意寫作練習,它會給出幾個關鍵詞,讓你在短時間內根據關鍵詞來編寫故事。

    《去有風的地方》就特別像在這種命題下誕生出來的文本,其中“主旋律”這個關鍵詞還一定要放在第一位,要在故事里多次體現。

    結果到了文本——主題先行,對人物和關系的去人性化。

    男主的人設就是回鄉創業的大學生,宣傳木雕扎染,和大學生村官一起打造特色民俗表演,保護非遺文化,入不敷出,但從始至終所堅持的信仰都是要回饋社會。

    以及上面提到的,為了氛圍營造,而規避了陌生人和陌生人,當地人和外鄉人,都市和鄉村之間必然存在的隔膜。

    價值先行,對動機和對話的去日?;?。

    許紅豆一開始拒絕加入男主的創業團隊,但在聽聞男主的創業故事,大學生村官談及自己扎根基層的堅持之后,大家一句“你的理想是什么”讓許紅豆產生動搖,而后答應幫助管理咖啡店。

    寫下這些,也不是說當然也不敢說問題在于“那個詞”,而是當它成為唯一,成為影視文本的價值時,這才成了問題。

    說完前面三個部分,最后一點微乎其微的愛情,其實也已經不重要了。

    缺失了真正的“治愈”,愛情自然也成了浮于表面的動作和表情,而不是直抵內心的填補和喚醒。

    缺失了喚回人際關系的“田園”,這里的愛情也就不是在用一個人與一個人的交集,內嵌一個人與一個群體的相處,來詮釋“接納和包容”的議題。

    許紅豆和謝之遙的情感,也就被簡化為移植到任何環境任何題材都行之有效的你來我往。

    當然,或許它也不過是某種附庸而已。

    娛樂HOT

    明星LOVE

    japanese护士高潮国产
    <td id="48cq4"><rt id="48cq4"></rt></td>
    <menu id="48cq4"></menu><nav id="48cq4"></nav>
  • <input id="48cq4"><menu id="48cq4"></menu></input>
    <xmp id="48cq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