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48cq4"><rt id="48cq4"></rt></td>
<menu id="48cq4"></menu><nav id="48cq4"></nav>
  • <input id="48cq4"><menu id="48cq4"></menu></input>
    <xmp id="48cq4">

  •  

    最強春節檔回來了……嗎 世界焦點
    發布時間:2023-01-10 10:10:15 文章來源:鳳凰網

    記者 | 周三三

    好爽啊,春節檔電影一氣兒宣了7部,整體看著,也不像湊個數、劃劃水的樣子,各家或多或少都揣著絕活。在這個萬物復蘇的冬季,終于是時候輪到院線電影醒一醒了。

    終于有關電影的熱鬧,不再是緬懷,而是即將發生。


    (資料圖片僅供參考)

    1.

    7部春節檔一定,各種熟悉卻已經久違的流程便運轉起來了。

    該熱搜的,熱得恨不能一天變出八九十個詞條屠版。該推短視頻的,這時候好像數據監測也不靈了,管你是不是愛看,總有片方的花絮啦預告啦堆到面前賺一聲吆喝。

    這情況,在以前只想翻白眼,哼,別想套路我,不看就是不看。但今年不得不變寬容了??粗蠹一飪籂幤娑菲G,內心也禁不住開始騷動,想說打得好,都給我打起來。

    這個宛如失而復得的春節檔,好像怎么鬧騰、搞搞小動作,都是可以的,都值得被原諒。比如《中國乒乓》定檔后,鄧超的一項“騷操作”緊跟著就安排上了:

    他在微博發布定檔預告片,乍看是沒什么,一個常規動作而已,但拉開這條微博下的評論區,我去,鄧超什么時候這么德高望重,擁有了內娛幾乎全員的明星后援會。

    于是理所當然的,“鄧超人緣”被頂上了熱搜?!吨袊古摇愤@部截至目前,最后一部打入春節檔的影片,卻后來者居上,在造話題這塊上率先炸出了一記巨響。

    超哥還是你超哥,許久沒碰電影了,甚至從“跑男”下車后都不常露臉了,這回為了《中國乒乓》又殺了回來,一來就蓋過了輝煌一時的“何榜”新建了自己的“超榜”。

    輔佐著再來一些喜聞樂見的、有關鄧超孫儷家庭的熱搜。

    比如在拍攝片場,鄧超“呵斥”孫儷別聊天好好拍戲,孫儷甩過來一道閃著寒光的眼神立刻令鄧超閉嘴?;蛘叻蚱迋z一起給孩子打視頻,鄧超嗯嗯啊啊半天插不進嘴。

    熱搜詞條還真是用腳摳出來的,叫“鄧超的家庭地位”。

    確實很為難宣發啊,又是鄧超死不悔改的自導自演,又跟俞白眉合作,又拖孫儷下水,能吹出什么花來,總不能反向營銷說“好奇鄧、俞還能多爛嗎,看《中國乒乓》吧”。

    鄧超或許懂營銷學,但他可能并不太懂電影的營銷學。電影這種東西想求一個好結果,從來不是比打廣告的嗓門誰大。那都有用的話,王家衛當年也不至于氣急敗壞了。

    就連鄧超自己不也有類似體驗嗎,《惡棍天使》上映后被狂嘲,他瘋了一般,在一小時內轉了80多條網友的好評挽尊??梢矡o力回天,畢竟巧克力味的屎它還是屎。

    搞不好就是那次事件給鄧超造成了PSTD,以致于看到金燦燦的“超榜”沒覺得閃瞎了眼,倒不覺為鄧超心憂:他這次的壓力是有多大啊才能做到這一步。

    2.

    這一波七七八八的營銷中,唯一獨特一丟的是《無名》。

    它跟《中國乒乓》狂打人緣牌、狂拿家庭做文章、場子必須給我熱起來的畫風完全相反,《無名》人如其名,顯得特別無聲無息、無所作為:等著看物料???且等著吧。

    最把人看懵的是上周,央六做春節檔報道,統計了7部電影在官方抖音上的推廣視頻數據,排最后一位的是《無名》。連《熊出沒》都卯足勁發了33條,它才3條。

    去刷了那3條,其實就是3支預告片。做得也絕,沒什么具體情節,就是把梁朝偉抽煙、王一博打架,或者梁、王在暗影中火拼的畫面湊一湊——臺詞都沒講半句。

    起初覺得,這份不多話的宣傳是很程耳的,如同《中國乒乓》的浮夸、聒噪就很鄧超一樣。但后來細致一捋發現,害,都是自己搏命拍出來的東西,哪里憋得住不叫好。

    嚴格說起來,程耳帶著《無名》還走到了很前頭。主要是去年10月就鋪開的與《GQ》的合作,先全員拍大片熱一輪,年底了做“GQ盛典”,王一博、程耳再走一波紅毯。

    然后現在來到了沖刺階段,《無名》不是不多發物料,是它好像不屑做爛大街的事,它更傾向擺出扭捏的、自我風格的姿態,暗戳戳但也積極地賣貨。就真的很程耳。

    比如剛冒出來一些聲音質疑電影講滬語會對觀眾造成門檻,官博馬上制圖澄清。圖也挺有意思,碩大一句你們擔心的滬語“謝謝儂”,旁邊配真正想講的要點。

    比如另一種聲音又說,程耳都拍文藝片的,《無名》還是諜戰題材,誰愿意大過年的花錢看這種開心不起來的片子?!稛o名》怎么回應,每支預告片片尾粗暴地放五個字:

    得,不僅商業還超級商業,信了程耳的邪你就輸了。

    還有早在《中國乒乓》沒定檔時,媒體做了一次票房預測排行榜,《無名》被測票房最低。也不知道是不是給刺激的,《無名》揚眉吐氣地發了一張戰報。

    隱隱約約有覺得,復蘇后的第一場春節檔,看似低調的程耳,堵上的壓力一點不比鬧哄哄的鄧超小多少。一個對比就很明顯,《流浪地球2》全程很平靜地沒搞啥事。

    能因為什么呢,還不是第一部打下的口碑和觀眾盤太令片方放心了。這或許就是全校第一的底氣吧,穩重地靜觀你們頭都快薅禿了,老子邪魅一笑,這有什么好難的。

    3.

    《流浪地球2》票房奪冠或許是穩的,但如果最后落一個賣座不賣好的境況,總還是遺憾。尤其在第一部被拔高為“中國也有科幻大片”的氛圍下,續作好像天然很吃虧。

    其實細摳第一部也真算不得滿分精品之作。它就很理工科搞藝術,細節磕磕巴巴,但整體籠上一層“人類帶著地球去流浪”的概念后,文科生看了也被浪漫得落淚。

    而《流浪地球2》應該是丟了“流浪”的套子,把時間線拉回“流浪”前,地球究竟遭遇了什么。那赤裸裸地就是一部末日災難片了,除了看特效也講究故事。

    講故事會不會是理科生的短板呢,不好說。但春節檔觀眾一向是仁慈的,只要片子爛得沒有很打眼,特效漂亮,看了不生氣,基本還是會給吳京、劉德華留足面子。

    也是基于春節檔的這個屬性,“想看”和“媒體票房預測”均不被看好的《人生交換》,沒準還有希望逆風翻盤,成為今年的一匹黑馬。

    這里“黑馬”的意思不是看好質量,是這一兩年里,太多次被國產喜劇片的票房號召力驚呆了。挑個最新的例子,去年票房前三除了《水門橋》第一,就是兩部喜劇電影。

    吃盡了生活的苦的觀眾,非常需要跟人結伴坐進電影院,喝著可樂,開開心心打發兩個小時。哪怕這個開心就是拿根指頭戳你咯吱窩,也肯定不缺愿意為此買單的人。

    《人生交換》作為春節檔僅此一部的喜劇片,優勢可太大了,何況陣容里全是看臉就想笑的老熟人??梢越o吳京、劉德華的面子,怎么就不能分給雷佳音、張小斐一點呢。

    但如果是搞笑的,這次突然不搞笑了,還能留住觀眾的愛嗎?

    記得沈騰在被評為“200億票房男演員”后被問生活有沒有什么變化,他少有正經地回答,“最怕觀眾的厭倦?!迸臄z《滿江紅》看起來是他避免被煩的一條選擇。

    張藝謀的這部古裝懸疑電影,依托真實的歷史背景講權謀和暗斗。所以想被逗得哈哈大笑不太可能,頂多是跟易烊千璽飾演的冷面小將比起來,沈騰有一點好笑但不多。

    檢驗觀眾到底是厭倦沈騰搞笑,還是接受不了沈騰不搞笑的時候到了。

    話說到這兒,忍不住想再cue鄧超。鄧超真是少有的,搞笑、文藝、生活的戲都hold住的演員啊。哪怕是叫大多內地演員水土不服的周星馳電影,他都好笑得信手拈來。

    可好好一人,怎么就中了自己當導演的魔呢。關于這點,看到一條評論很感人,說即使《中國乒乓》毫無意外地爛片了,也不會一盤否定鄧超作為演員的好演技。

    一個優秀演員的紅利,富足得你無法想象。

    這可能也是電影小輩易烊千璽眼下正在挖掘的寶藏??础稘M江紅》很意外的是,四字這張臉,竟然突飛猛進長成熟男了。對少年演員來說,這是花期或許很長的一種優勢。

    時間好快啊,幾年前被陳可辛大贊“電影圈終于有新人”的四字,轉眼好像也不能算最新了。最新應該是王一博,但他能否一戰成名被電影圈認可,還是未知。

    王一博還是很走運的,陰差陽錯下,第一部以電影演員身份被驗貨的是《無名》,不是被撤檔的《長空之王》。那種電影對精準釋放演員質感,沒太多保障。

    程耳與眾不同的文藝腔,說不定就對了王一博的味呢。反正程耳的采訪是說,在幾個新人照片里第一眼就看中了王一博,他是全劇組第一個定下的演員。

    總之無論如何,對這個春節檔,是有一種“失去過更懂珍惜”的心態在的。一些本屬于可看可不看的影片,一邊刷預告片一邊會在心里畫勾:嗯,想看。

    面對這樣特殊的電影業,感覺就很像在探望一位大病初愈的朋友,對他講什么是最適宜的呢,無非就是鼓勵。2023年的開門紅,或許會從鼓勵院線電影走出陰霾開始。

    娛樂HOT

    明星LOVE

    japanese护士高潮国产
    <td id="48cq4"><rt id="48cq4"></rt></td>
    <menu id="48cq4"></menu><nav id="48cq4"></nav>
  • <input id="48cq4"><menu id="48cq4"></menu></input>
    <xmp id="48cq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