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48cq4"><rt id="48cq4"></rt></td>
<menu id="48cq4"></menu><nav id="48cq4"></nav>
  • <input id="48cq4"><menu id="48cq4"></menu></input>
    <xmp id="48cq4">

  •  

    爽啊,單身宋慧喬爆殺「萬柳少爺」 每日觀點
    發布時間:2023-01-06 10:20:41 文章來源:鳳凰網

    圈內明星情侶一旦分手,互相祝好是常態。

    撕逼對打,熱搜互罵,是變態。


    (資料圖)

    但真正厲害的。

    是直接用作品說話,真刀真槍,敢拿成績一爭高低。

    就在網友還在因為宋仲基新戀情,感慨雙宋BE成結局的時候。

    演員身份的戰斗已開始:

    宋慧喬新劇VS宋仲基新劇。

    女方這邊接棒前夫的《財閥家的小兒子》,一上線就沖上熱搜,高分開播。

    同樣設定。

    同樣主題。

    更爆的,是她復仇的對象,還正好就是“財閥家的小兒子們”。

    這種瓜,怎么能不吃???

    黑暗榮耀

    ? ???

    奈飛開年第一殺。

    導演安吉鎬+編劇金銀淑,一個是高分狂魔《秘密森林》的導演,一個是《太陽的后裔》《鬼怪》等爆款制造機的編劇,強強聯合。

    而宋慧喬,自《太陽的后裔》后連撲兩部——《男朋友》6.8、《現在正在分手中》6.3,在“撲不過三”的韓國也十分危險。

    直到這次,一場漂亮翻身仗。

    豆瓣開分8.7,現在漲到了8.8,IMDb8.1,爛番茄新鮮度95%,網友已經提前單方面宣布了宋慧喬的“獲勝”。

    畢竟奈飛一次性釋出全8集,讓《黑暗榮耀》第一季暫別爛尾的可能。

    女主這能耐和本事去隔壁完全可以拿下順洋

    我宣布:雙宋對決,宋慧喬今年略勝一籌

    這一次,喬妹走上了大女主的路,直面韓國社會的N號房里,那頭鐐銬箍得最緊、淤紫出血的大象——

    校園暴力。

    雖然是韓劇里最老生常談的話題之一。

    但《黑暗榮耀》早已跨過了拍恃強凌弱、因果關系的1.0時代。

    進入了2.0的漫長黑夜——

    不再追究為什么,而是專注于怎么辦。

    比如,將那些在黑暗里囁嚅忍受的痛苦,全部還給他們。

    01

    “從此,我的夢想就是你”

    通電的卷發棒摁在她胳膊上時,空氣里有一股燒焦的肉味。

    空蕩的校體育館里,小文東恩(鄭知曉 飾)被男生死死壓在舞臺邊沿。

    燙,太燙了。

    她的尖叫聲,被施暴女生的尖笑、男生惡毒的吻糊住。

    文東恩永遠不會忘記施暴五人組的臉。

    那三女兩男,是她一生的噩夢。

    出身教會家庭的李莎拉、父母開高爾夫球場的全在俊是高高在上的“觀賞者”;

    出身普通、如鬣狗般兇狠的孫明悟,家里開洗衣店、個高又美艷的崔惠廷是暴力的執行者;

    但核心領導者,是和離婚母親一起生活的財閥千金樸妍珍。

    整人的主意、命令的旨意,都出自她那一肚子壞水。

    可她偏偏能在折磨人的時候,露出嫵媚動人的微笑,再消磨掉東恩不值錢的自尊,和更渺茫的未來。

    可為什么要施暴呢?

    沒有理由,只是證明我能。

    樸妍珍對此毫不掩飾——

    “那是因為這樣對你,我也能安然無事?!?/strong>

    那沒有辦法反抗?

    當然可以,但從來沒用。

    報警,東恩早就試過。

    可樸妍珍的媽媽和警局署長是老同學,用一套“小孩子鬧著玩”的說辭輕松放人。

    換來的,是更大的侮辱和報復。

    班主任,對這事睜只眼閉只眼。

    還因為文東恩鬧到副校長處、影響他晉升,大抽文東恩嘴巴。

    甚至校醫院的校醫,還因為屢次幫她被停職。

    更別說貧窮的家庭,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100萬韓元(合人民幣5500左右)就能讓她在發廊打工的單親媽媽簽下調解書,然后退學。

    更難過的是,在這個學校里,東恩不是第一個受害者,上一個被樸妍珍霸凌的女孩,已經“被消失了”。

    對出身普通的弱者施暴零成本,零代價。

    在這張結構固化、密不透風的網里,東恩們只能枯萎、腐敗、爛掉。

    怎么辦?

    雪夜,“自愿退學”的東恩站在學校的天臺,想一了百了。

    可是,委屈、憤怒、不甘讓她止住了最后一步。

    她脫下衣服躺在雪地里,身上的瘡疤觸目驚心,唯有雪珠撫慰。

    她才高二,她原來的夢想,是考大學、當建筑師。

    哪怕現在看起來非??尚?,她不能,也不愿這樣死去。

    終于,在臨走前,她重回體育館,打斷了正在欺負新人的五人組。

    她看著高高在上的樸妍珍,說出了自己全新的夢想——

    從今天開始

    我的夢想就是你

    我們 后會有期

    02

    “我喜歡,在沉默中拼盡全力戰斗”

    東恩的狠話,既嚇人又荒誕。

    說嚇人,是因為當一個人的夢想,是毀掉另一個人時,內心的恨意不言而喻;

    說荒誕,是她明明清楚,她和樸妍珍之間由天生的階級差距帶來的巨大鴻溝,讓這狠話幾乎沒有實現的可能。

    但《黑暗榮耀》這劇,最生猛的看點就是——

    真的有人可以為了復仇,賭上自己的一生作為代價。

    故事也進入了第二階段:

    東恩退學后,房子也被媽媽退租的她無家可歸。

    先是飯店做紫菜包飯,接著進工廠打工。

    在工作的閑暇時背單詞,報名成人高考,每天在走廊里學到凌晨,困到頻頻點頭。

    2005-2008,東恩花了三年,終于通過自學考上了師范大學。

    考編制,當老師,提升自己的階級地位。

    拼命賺錢,冒著被舉報的風險,賺學校里和校外有錢人小孩的雙份工資。

    報仇,不是天降男主或有貴人相助那么簡單。

    她需要金錢、人脈和信息的原始積累。

    這一積累,就是16年。

    Sir其實疑惑過,她為什么一定要當老師?

    但細想后才明白,她時刻關注著樸妍珍幾人的消息,知道她按照自己要當“賢妻良母”嫁人生子的路線走下去時,她就錨定了會讓樸妍珍恐懼的東西——孩子。

    畢竟,當老師,是她在沒有任何特殊機遇帶來的原始資本積累下,能靠近她的最好方式。

    對,為了復仇,可以不擇手段,哪怕以對方孩子為代價。

    靠著沒日沒夜的賺錢,東恩才勉強能租得起妍珍婚后在世明市住的豪宅對面的房子,為了監視。

    而且,她報復的對象可不止五人組,還有霸凌者的“從犯”。

    比如第一個復仇的對象,就是高中時的勢利眼班主任。

    他曾對東恩的遭遇視而不見,還因為東恩戳破他到處炫耀考上師范大學的兒子的虛榮心,狂扇東恩巴掌。

    十六年后,東恩作為他兒子師范大學的后輩,自然而然地接近他、套話。

    找準時機,用當年的丑聞切入,讓他驚惶,誘發他的哮喘。

    但最后動手的并非東恩。

    這也是《黑暗榮耀》的狠,恰到好處的地方。

    東恩不僅要殺人,她更是要誅心。

    被班主任視為驕傲的兒子,為了不想父親的丑聞影響自身仕途。

    把象征著榮譽的手表還給父親,然后在父親犯病的時候,踢遠了緩解哮喘的噴霧,決定讓他成為“永恒的榮譽”。

    有其父必有其子。

    這還只是餐前菜。

    畢竟階級的差距擺在那,真正的敵人也并不是那么好對付。

    但現實就是,暴力散發的惡意總會激起不同的反抗者,讓東恩很容易找到盟友,發掘敵人的破綻。

    女傭老姜,她希望東恩幫她殺掉長期家暴自己、威脅女兒生活的老公,加入了東恩的計劃——

    老姜學開車、照相,幫東恩24小時跟蹤、監視、抓五人組的小辮子。

    東恩幫老姜的女兒輔導功課,并在復仇后殺掉老姜的老公。

    五人組也沒有想象中那么穩定,相互之間的關系也千瘡百孔——

    想打造“好嫁風”的空姐崔惠廷是個跟錢跑的撈女;作品忽好忽壞的畫家李莎拉是個毒蟲;受制于財閥多年的孫明悟是個瘋子;全在俊因自己是紅綠色盲經常發飆暴走;嫁了建筑公司社長的樸妍珍和繼承了家產的全在俊一直搞婚外戀,甚至連女兒都不是社長河道英的……

    他們有弱點。

    可是,就算知道他們的弱點,階層地位的差異可是擺在面前。

    只說一個例子。

    為了能去樸妍珍女兒所在的私立小學,東恩要通過扒垃圾桶,搜集小學背后的財團理事長的信息。

    為此扒了整整半年。

    更別說,東恩這次的操作還和以往的復仇者不同,打的是明牌。

    她希望他們,活在時刻被她威脅,報復的恐懼中。

    但反過來也一樣,面對這些人,東恩沒有很多機會,必須一擊制勝,任何人的反擊都可能讓她前功盡棄。

    她該怎么辦?

    Sir不多劇透,只能說整部劇就像下圍棋一樣。

    這,是一個由位置決定勝負的游戲。

    16年來,東恩精心布了一個復仇棋局。

    終于,要開始進攻了。

    03

    “我需要的不是王子,而是和我一起跳劍舞的劊子手”

    復仇劇里最飽受詬病&容易翻車的,就是感情戲。

    尤其是復仇的主角是女主,男主總是作為天降大掛和女主產生感情糾葛。

    《黑暗榮耀》當然也有套路:

    文東恩因瘋狂工作累到因貧血暈倒,被送進急救病房。

    她的隔壁,是因為心力交瘁而昏厥的周汝正(李到晛 飾)。

    先醒來的周汝正看到了東恩,一眼萬年;

    之后兩人又在校園里偶遇,情竇初開的他拼命追求東恩,偷陪她上課、說笑話逗她開心,教她在社區公園里下圍棋……

    可很快,編劇又立馬打破了套路。

    當你以為東恩要和他交往,或至少保持和他的曖昧,未來利用作為醫院院長兒子的他時,東恩卻突然摁下了暫停鍵,坦蕩地say goodbye。

    因為在她明確的復仇計劃里,本不會牽扯上無辜的他。

    哪怕他真情實意地表白,倍感溫暖的東恩仍明確地拒絕。

    直到因為偶然,經歷了再次相遇,表白,窮追不舍后。

    東恩給她展示了自己渾身是傷疤的身體。

    讓眼里含恨帶淚的他,再也說不出規勸的話。

    -我來跳劍舞 我來當劊子手

    說吧 你要我先做什么 你要我怎么做

    那幾個當中 要先殺哪一個

    Sir要承認,這是《黑暗榮耀》為數不多的“瑪麗蘇”溫情時刻。

    而導演出色的鏡頭調度,更彌合了“一見鐘情”帶來的巧合感。

    兩人在昏迷時自然垂放的手,組成了一顆完整破碎的心。

    當風吹動兩人相隔的窗簾的時候,你會聽到心動的聲音。

    編劇金銀淑對這種黑暗中的情感有著完美的把控:

    我們希望劇情能夠聰明、沉著、精準

    就像圍棋的每一手

    所以我們會全力用這種方法鋪陳故事

    故事內容有99%遵循精確計算的路線

    至于剩下的1%

    我們希望順其自然

    如果說和男主的相遇與相助是順其自然的1%。

    那么東恩逐步接近樸妍珍依靠的老公河道英(鄭成日 飾)就如布局般步步攻心。

    對方段位很高,財閥世家,對普通人禮貌但冷漠。

    東恩為了狩獵他,可以把自己化身“獵物”。

    找準他下圍棋的喜好,去他下圍棋常去的地點,以出色的棋藝吸引他的注意。

    一次次引誘,一層層鋪墊。

    讓他去棋館是看不到她的身影,會失落遺憾。

    在轉身離開時與她擦肩而過,會紳士地側身、屏氣凝神。

    最后這拉絲的眼神,微妙的勾唇透出他內心意想不到的狂喜。

    △ 導演是看了多少遍《花樣年華》

    不得不說,用圍棋作為復仇的高概念真的太妙了。

    16年的潛心學習、布局和規劃,只為了一朝將對方置于進退維谷的窘境。

    與河道英打賭、對弈,執黑子吞掉白子的過程,不只是她復仇的必經之路。

    更是她傷痕累累的身心中,重塑自我的過程。

    什么叫大女主?

    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絕情絕性,矢志不渝。

    -為什么喜歡圍棋

    -因為我喜歡 在沉默拼盡全力戰斗

    還有要將對手精心圍起來的地

    全部摧毀才能獲勝

    圍棋說到底

    就像是在圍好的地上蓋房子

    直到高二 我的夢想都是當上建筑師

    04

    “我絕不留情,也注定不會迎來榮耀”

    采訪里,宋慧喬說這是她印象最深的臺詞。

    如何在長大后向校園暴力復仇的老故事里拍出爽感?

    淺層的感官刺激——開金手指、互扇巴掌的戲碼早就過時了。

    正如導演安吉鎬所說,故事的真實感更加重要。

    我們不想要看起來很酷

    反而更努力讓故事有真實感

    《黑暗榮耀》把視角對準這種差異的原由,對這種階層差異帶來的不同思維,做了細致刻畫:

    劇中東恩在退學的前一天,曾問五人組的夢想是什么。

    二代們可以不需要夢想,有人想當畫家,有人想繼承家業。

    但窮人們很寫實。

    孫明悟做夢都想成為百萬富翁;崔惠廷想當空姐嫁個有錢人實現階級躍升。

    而樸妍珍對自己“要當一個賢妻良母”是這樣解釋的——

    等你們實現夢想了

    我花錢使喚你們就行了呀

    我需要的并不是夢想 而是一份工作

    一份說得出去的工作

    然后我會在我最年輕漂亮的時候

    挑一個條件好的男人把自己嫁出去

    孩子的話 可能要一兩個吧

    一份說的出去的工作,一個條件好的男人。

    社會像階梯一樣,層層排列:

    上位者們唾手可得的東西,是下層人的遙不可及。

    不過此時的文東恩,身處最下層。

    她必須跳出舒適區,不停地學習。

    剛出工廠的她連點咖啡時的品類都認不全,到后來要緊跟五人組的信息更迭,軟件要從Facebook轉到Ins;大嬸作為助手要去當“間諜”,人到中年,還要去學開車和用相機拍照……

    哪怕這些技能之于有錢人,只是和呼吸一樣容易。

    劇情的另一個爽點,來源于這層底層人的“打怪升級”,直至逆天改命。

    宋慧喬在采訪中曾說:

    她的角色是一個受害者

    但我不想把她刻畫成可憐人

    因為我覺得觀眾可能很難認同她

    我們可以在她身上看到那種冷靜克制、仔細籌謀的魅力。

    但更心疼,她隱忍多年里的無奈和痛苦。

    因為復仇的底色,是憤怒的力量。

    她甚至不允許自己有片刻的松弛和暢快大笑的時候,害怕太過欣悅和幸福,會消磨她的意志。

    以至于當不明就里的男主規勸她說“你復仇結束后,你的世界也是一片廢墟”時,她放聲大笑。

    剝奪復仇的意志,就是剝奪她憤怒的權利。

    她追求公平的最后支撐。

    不可否認,這幾年的爛尾韓劇總讓觀眾非常下頭。

    但更無法否認的是,韓劇上下游還是有驕傲和自信的資本:

    哪怕是裝著新酒的舊瓶子,都是拋光打磨精心裝點過的。

    比如劇中用圍棋的高概念貫穿始終,層層鋪墊的細節更是看得出創作者的用心:

    妍珍的綠色高跟鞋代表的金錢物欲,和東恩藍色帆布鞋形成對比;

    生活永遠在極晝的妍珍和極夜的東恩是太陽和月亮;

    逐漸吞噬白子的黑子的隱喻;

    藍色的名牌包是第二季的伏筆;

    信神的樸妍珍媽媽不讓女兒與帶有后鼻音尾字的人交朋友,可河道英中的“英”在韓國就是后鼻音,為什么會同意女兒嫁給他;

    監獄里殺掉男主父親的人到底出于何種目的,是否也是一個信念堅定的復仇者,復仇是否會淪為一種輪回……

    編劇金銀淑曾說本劇的靈感,來自于女兒的犀利提問:

    是我把別人往死里打會讓你更心痛

    還是我被別人往死里打讓你更心痛

    這個問題給我帶來了第二次震驚

    想想都覺的身處地獄

    這也是為什么它高于隔壁《財閥家》的地方:

    復仇劇真正讓人共情的地方,并非復仇本身。

    而是向仇恨獻祭自己時的痛感。

    當下恰恰是一個極力回避痛感的時代。

    網民們在短視頻里慕強羨富,自貶奴才,以嬉笑和戲謔去麻痹現實中不公所帶來的痛楚。

    《黑暗榮耀》的倨傲就像是珍稀動物。

    但依然認為這是一種具有勇氣的“榮耀”——

    哪怕多問一句,憑什么。

    當問的人多了,那些偽裝的、掩飾的、不假思索的偏見與惡意。

    才會暴露出他們的虛弱,直至無可遁形。

    娛樂HOT

    明星LOVE

    japanese护士高潮国产
    <td id="48cq4"><rt id="48cq4"></rt></td>
    <menu id="48cq4"></menu><nav id="48cq4"></nav>
  • <input id="48cq4"><menu id="48cq4"></menu></input>
    <xmp id="48cq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