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48cq4"><rt id="48cq4"></rt></td>
<menu id="48cq4"></menu><nav id="48cq4"></nav>
  • <input id="48cq4"><menu id="48cq4"></menu></input>
    <xmp id="48cq4">

  •  

    全球短訊!一度被禁止公映,全網在聲援它
    發布時間:2023-01-04 12:16:27 文章來源:鳳凰網

    不可思議,我們又見證歷史了。


    (相關資料圖)

    一部來自巴基斯坦的小眾文藝片,連續三周登頂豆瓣一周口碑。

    這是什么概念?

    浮夸點形容,這就相當于人口僅33萬的冰島踢進世界杯決賽圈(sorry,給豆瓣升咖位了)。

    再去瞅一瞅評論區。

    好家伙,心態直接炸了。

    “這可是巴基斯坦的電影啊,哪里是洼地已一目了然?!?/strong>

    “連巴鐵的電影都這般成色了?!?/strong>

    “巴基斯坦電影再度走在我們的前面。不知道內娛在高貴些什么,巴基斯坦都能吊打了?!?/strong>

    究竟什么神片,讓內娛無地自容?

    今兒個就聊一聊它。

    「樂土」

    Joyland

    2022.5.23

    父權

    導演塞姆·薩迪克,科班出身,畢業于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電影專業。

    大學期間,他冒出拍攝《樂土》的構想。

    他先從短片試水,自編自導畢業短片《親愛的》。

    未曾想,這個畢業作業不但入圍威尼斯電影節,還喜提地平線單元獎最佳短片獎。

    《親愛的》

    國際影壇一戰成名,塞姆·薩迪克迎來圓夢的機會。

    籌備6年之久的長片處女作《樂土》,呱呱墜地。

    這一次,他帶著《樂土》登上更高的舞臺。

    在戛納電影節,獲得金攝影機獎提名,更斬下“一種關注”單元評審團獎。

    面對這夢幻般榮耀,他受寵若驚。

    “這令人不知所措。在得知獲獎的那一刻,我有點不安,因為我不確定《樂土》會不會受到評委的青睞?!?/strong>

    主創在戛納,左一是導演

    依我看,塞姆·薩迪克自謙了。

    這部處女作,沒有新人導演的那股青澀。

    他將鏡頭細膩地對準骯臟不堪的市井生活,捕捉尋常人家的粗野與庸俗,妖異與性感,絕望與自毀,權威與壓抑。

    故事發生在一個重男輕女的父權制家庭。

    身為一族之長,父親擁有絕對話語權。

    算命先生告訴他,家族將來會絕后。

    因此,他迫切期待家族誕下男嬰,延續香火。

    在他的嚴厲教育之下,兩個兒子薩利姆、海德成家立業。

    長子薩利姆不爭氣,膝下4個女兒,一直生不出帶把兒茶壺。

    小兒子海德長期失業在家,壓根就沒錢養育孩子。

    別看父親年邁,依然在指點江山、號令全家。

    屠夫遲遲不上門,他就命令小兒子海德去宰羊。

    “我養這么大的兒子在家時干什么用的?海德,你來殺羊!”

    即便有萬般不愿,海德只能趕鴨子上架。

    恐懼遲疑之間,兒媳婦果斷搶過刀子,一刀抹了羊的脖子。

    只剩下海德呆在原地,驚慌癡呆。

    看到這一幕,父親一臉失望,顏面盡失。

    小兒子海德終于找到工作,父親立刻要求兒媳辭掉工作。

    長子薩利姆在一旁補刀:

    “你該開心,不需要再工作了?!?/strong>

    小兒子海德不敢忤逆,只能勸說老婆。

    “你暫時不要工作了,還是留在家里吧?!?/strong>

    長期被父權壓制,小兒子海德就是一灘行尸走肉。

    言聽計從一輩子,順從了一輩子。

    他覺得世間沒有什么東西是屬于自己。

    直至在情色舞劇院遇到變性舞女,他才認清了自己。

    與此同時。

    這場婚外艷遇像一塊石子,砸進了平靜的家庭。

    秘密、欲望、偏見、流言...

    整個家面臨分崩離析。

    閣樓里的瘋女人

    《樂土》被許多人標簽為,酷兒電影。

    導演塞姆·薩迪克認為,這種定位是狹隘的。

    “這是一部家庭戲,它在關注巴基斯坦的社會問題。

    雖然有變性角色,但她只是故事情節的一小部分。它不是一部真正的酷兒電影,它的精神也不是酷兒?!?/strong>

    故此,當我們跳出偏見,就能明白導演的創作意圖。

    他從性別、性、社會地位、婚姻等方面表現父權對女性的壓制,展現女人不同的命運。

    小兒媳蒙塔茲,天生反骨。

    結婚前,她想成為第一個為自己化妝的新娘。

    結婚后,她努力工作,想給家里買兩臺空調。

    只可惜。

    這樣一個獨立女性,因意外懷孕被困在家庭。

    想逃,卻逃不走。

    蒙塔茲開始厭惡母親這個身份。

    她直面情欲,偷窺樓下的陌生男人。

    蒙塔茲化成希臘神話的美狄亞。

    不僅出現自殺的特征,更成為一個懷有殺害自己親生孩子念頭的謀殺者。

    在她喝下毒藥的那一刻。

    她向世人宣告,這場自殺是自我毀滅的逃離與無聲反抗。

    至于誰害死了蒙塔茲?

    答案不言而喻。

    父親、丈夫、哥哥、嫂子,一家人都是兇手。

    人生前,他們冷漠無視。

    人死后,他們繼續自欺欺人、假裝無辜。

    鄰居阿姨,同樣是一個悲劇角色。

    好心幫助照顧鰥夫,反倒引來親生兒子的非議與不滿。

    三更半夜,寡婦獨自在鰥夫家留宿,簡直是家族的羞恥。

    兒子當眾指責母親:

    “在家待著,這很困難嗎?我給你注冊網飛賬號,就為了讓你在家看電視,可是還來這個家?!?/strong>

    阿姨抱屈含冤,憤然駁斥:

    “你昨晚為什么沒來接我?你媽媽昨天一整夜都沒回家,你為什么不過來看看?你壓根就不知道我根本不在家!

    我老了,我的確沒什么用了。但如果我對他還算有用的話,如果我能照顧他,我干嘛不盡力而為?”

    反觀坐在一旁的鰥夫,丑態畢露。

    父權在握,卻當了縮頭烏龜。

    “你…海德會送你回家的?!?/strong>

    像阿姨這一類女人,太多太多。

    她們被無視、被消聲、被打碼。

    不過。

    相比于畏首畏尾的男人,她們活得大膽、無懼。

    上映一波三折

    得益于戛納電影節這層鍍金,《樂土》代表巴基斯坦競逐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獎。

    最終,它順利殺出重圍。

    與《親密》《圣蛛》《西線無戰事》《分手的決心》等14部電影,一同入圍初選名單。

    于是,《樂土》正式成為第一部入圍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獎的巴基斯坦電影。

    匪夷所思的是。

    一部為巴鐵爭光的電影,卻收到一條禁令。

    2022年8月,《樂土》拿到上映許可,并定檔11月18日上映。

    由于題材爭議,大量書面投訴紛至沓來。

    反對者認為,《樂土》攻擊信仰,違背巴基斯坦的傳統價值觀。

    11月,相關部門根據《電影條例》,宣布撤銷許可證,禁止公映。

    “我們收到書面投訴后,認為這部電影包含非常令人反感的內容,不符合價值觀和道德標準,與《電影條例》第9節規定的‘體面和道德規范’相抵觸?!?/strong>

    禁令一出,聲援四起。

    塞姆·薩迪克發文抗議,請求撤銷禁令。

    “我們的《樂土》在8月通過了三個委員會的審核。但在一些沒有看過這部電影的極端反對者的壓力下,有關部門突然屈服了,這種突然撤銷是不公正的?!?/strong>

    女主角阿麗娜·汗聲援導演。

    “我一直很傷心。我不明白,一部單純的電影能威脅到什么?!?/strong>

    導演本人

    面對聲援,上面態度軟化,決定重新審議。

    臨近上映2天之時,他們撤銷終于禁令。

    最終,《樂土》獲得在巴基斯坦公映的機會(備注:旁遮普邦仍在禁它)。

    樂土不再

    《樂土》里講了一則笑話。

    一只蚊子愛上一只雞。

    熱戀中,蚊子和雞接吻了。

    結果,蚊子死于禽流感,雞死于登革熱。

    猜一猜為什么會這樣?

    因為,愛情的宿命就是死亡。

    跟這個悲劇色彩的笑話一樣。

    尋來尋去,《樂土》沒有快樂的凈土,只有死亡的終局。

    它像一把水中刀,深深扎進你我的心里。

    它,沒有歇斯底里地咆哮。

    它,無止境地撕扯著心靈。

    相關內容

    娛樂HOT

    明星LOVE

    japanese护士高潮国产
    <td id="48cq4"><rt id="48cq4"></rt></td>
    <menu id="48cq4"></menu><nav id="48cq4"></nav>
  • <input id="48cq4"><menu id="48cq4"></menu></input>
    <xmp id="48cq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