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48cq4"><rt id="48cq4"></rt></td>
<menu id="48cq4"></menu><nav id="48cq4"></nav>
  • <input id="48cq4"><menu id="48cq4"></menu></input>
    <xmp id="48cq4">

  •  

    世界微速訊:東南亞第一貴婦不工作,用每月232萬的贍養費買包:單身富婆的快樂真的那么簡單嗎?
    發布時間:2022-12-25 10:01:41 文章來源:鳳凰網

    《欲望都市》有句被奉若圭臬的話:“愛馬仕無關風格氣質,當我拎著她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已經飛黃騰達了?!?/strong>

    一個星期前,傳言擁有全球最多愛馬仕的泰國網紅母子,便帶著他們無處安放的包招搖過市地來到上海。


    (資料圖)

    在外灘、國金、靜安寺還有迪士尼,他們所到之處,連空氣都彌漫著奢華至極的銅臭味。

    深不見底的墨鏡遮住半張臉,不茍言笑,要是想點開原圖放大觀察他們的表情,只有幾個碩大的字:

    是我們的愛馬仕包不夠好看嗎?非要看臉?

    比起一模一樣的造型扮相,顯然這對母子更希望變成千手觀音,每只手上都掛一個限量版包包。

    他們母子孤傲地坐在窮奢極欲的Birkin山上,面無表情地炫耀著:

    愛馬仕就是讓人延年益壽容光煥發的靈丹妙藥,買一個能年輕十歲。

    不懂土豪快樂的小年輕參不透其中的禪機,讓他們開心到長生不老的不是那只包,而是有足夠多買下包的錢。

    2017年,香港佳士得拍賣會上,一只2014年產的愛馬仕喜馬拉雅鉑金包被拍出了不可理喻的256.6萬軟妹幣,成為史上最貴的包,這相當于每天把北京五環外的一套房拎在手里。

    寵妻狂魔貝克漢姆,就給老婆買了這款每年只限量生產三個的包,能把黑夜照亮的鉆石,把維多利亞映襯得光彩奪目。

    而她除了這個包,還有其余800多只愛馬仕,安安靜靜地躺在尊貴的衣帽間里等著露臉的機會。

    如果貝嫂每天不重復地輪流背,也要差不多兩年才能全部寵幸一遍。

    有些人用愛馬仕表達愛意,也有些人用愛馬仕宣誓主權,彰顯富貴和地位。

    HK富商劉鑾雄每愛上一個女人,就給她們買愛馬仕,好像誰的包越多,愛越深。

    關之琳100個,呂麗君200個,李嘉欣300個……

    但誰都沒想到,狗仔出身的甘比,最后斗贏了光鮮亮麗的大明星,萬千榮寵于一身,以700多個愛馬仕包,成為大劉歷任紅顏中笑到最后的女人。

    假若按照最普通的款式買,算上配貨,甘比每個包保守估計15萬起步,700只包,那至少也要花1個億。這還不算各種鱷魚皮、鴕鳥皮、蜥蜴皮、限量款等等。

    不過,等到她飛上枝頭變鳳凰,這價值一億的愛馬仕就如同九牛一毛了。

    2017年,正式登堂入室的甘比分得身家547億港元,以前那個平平無奇的娛樂記者,搖身一變,成為了香港的女首富。

    而已經擁有了數不清名牌包的甘比,還是一如既往地鐘情愛馬仕。

    似乎這些包,是勛章,記錄了她從下往上爬的經歷。

    現在,她終于可以用自己的錢買更多喜歡的包了,卻很少再像當初那么招搖,肆無忌憚地炫耀。

    或許以前拼了命地想要昭告天下得到多少寵愛,只是害怕失去,擔心眼前的美好,縹緲得如同水月鏡花。

    那些手里沒有真真切切地握住幸福的人,都會用物質填滿患得患失的心。

    新加坡名媛蔡新穎,曾被《聯合晚報》評為“世界上擁有最多Hermes鉑金包的女人”。

    作為東南亞第一貴婦的她,從睡醒睜開眼的那一刻起,就是炫富。

    她有個70平米的衣帽間,需要本人的指紋才能打開,里面供奉著琳瑯滿目的衣物和飾品。

    200+個愛馬仕鉑金包,

    300+雙名牌鞋,

    8層鉆石珠寶,

    1000+件高定禮服大衣,

    都整齊劃一地陳列在私人衣櫥里。

    其中最貴的那只愛馬仕Birkin Himalayan(對,就是貝嫂同款),光是鎖扣就鑲滿了245顆鉆石。

    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穿的Rami Kadi定制禮服,價值27000美元,單嵌在裙子上的珠寶,就有60斤重。

    為了配上她那些美麗的衣服,今年已經44歲的蔡新穎,每個月都會花一萬美金做全身護理和保養。

    剩余時間,她就穿著漂亮的小裙子,拎著價值連城的包,帶著專業的攝影師環球旅行,每天都過著所有人夢寐以求、醉生夢死的日子。

    而成為新加坡名媛之前,蔡新穎的身份是一名空姐。

    在一次飛行途中,她邂逅了印尼億萬富豪魯迪安。不知是用了迷魂湯還是美人計,灰姑娘嫁入豪門,成為錦衣玉食的少奶奶。

    結婚十五年,蔡新穎的婚姻結束,但在愛情童話畫上句號前,她敏銳地抓住丈夫出軌并轉移財產的把柄,一紙訴狀將枕邊人告上法庭。

    黃蜂尾后針,留一手的蔡新穎在這場離婚官司中,獲得了1500萬美元房產,轉移了8000萬的私人投資,而且每個月不需要工作,都會獲得一筆232萬的贍養費。

    快樂的單身富婆蔡新穎,拿著前夫的補償,繼續全世界買買買,更新又填滿她那個奢華的衣帽間。

    她穿著最美麗的衣服,背著最名貴的包,及時行樂,縱情聲色,用金錢打造了一個完美的新加坡名媛形象。

    然而,她放肆揮霍財富的時候,不知是否有過一瞬間的惶恐:

    如果她吸附的那棵大樹倒了,沒有了源源不斷的贍養費,守著滿屋的衣服包包,能撐多久呢?

    洪晃說過,女人可以瘋狂到為了一個Birkin包去殺人,如果是個鱷魚Birkin,那就能掀起一場大屠殺。

    不知道從何時起,有錢也未必買得到的愛馬仕鉑金包,變成了有錢人們滿足虛榮心的道具。

    可1984年,時任愛馬仕的CEO制造出鉑金包,只是在飛機上看見同行的法國傳奇歌手Jane Birkin,東西全都從菜籃子灑出來(她出行都用一只藤編籃子裝東西),便答應她設計出一個方便簡潔容量大的包。

    后來讓無數人為之瘋狂的鉑金包,就是以她的名字命名的。

    然而直到現在,Jane Birkin只擁有過4個鉑金包。

    就像往常習慣把所有東西都扔進菜籃子一樣,她從來不把這些包當成無價之寶呵護著。

    她隨意在上面涂鴉,裝剛買的菜,放養的小貓,毫不憐惜地扔在地上,下雨了就當雨具頂在頭頂。

    在她看來,包就是用來裝東西,背著它四處行走的。

    后來聽說愛馬仕制作鱷魚皮鉑金包的工藝太殘忍,Jane Birkin還要求收回命名權,迫使公司保證不會虐待動物并加強制作程序監管的回應。

    如今,她早已把所有的鉑金包全部拍賣用于慈善事業了。

    第一個就是當時愛馬仕CEO送給她的首個面世的鉑金包,總共獲得10萬英鎊善款,她一分不剩都捐給了日本地震海嘯的重建工作。

    Jane Birkin并非不知道鉑金包的價值,可她卻沒有像其他人一樣,將鉑金包束之高閣地供奉著,而是將它們的價值發揮到極致。

    這些年,流行一句非常具有蠱惑性的話,叫:包,治百病。

    無數人如過江之鯽,想把象征著名利、財富和地位的名牌包據為己有,以為手里捧著它,就擁有了一切。

    但不是所有人,都會像《欲望都市》里所說的那樣,背上鉑金包就意味著飛黃騰達。

    可能,那個包只是一層甜蜜誘人的糖衣,你撕開它,發現包著的是顆又苦又澀的果子呢?

    而真正活得灑脫自在瀟灑的人,拎個菜籃子也不減風雅;

    拼了命要鍍金鍍銀的人,才心驚膽戰生怕愛馬仕會劃出一條痕。

    相關內容

    娛樂HOT

    明星LOVE

    japanese护士高潮国产
    <td id="48cq4"><rt id="48cq4"></rt></td>
    <menu id="48cq4"></menu><nav id="48cq4"></nav>
  • <input id="48cq4"><menu id="48cq4"></menu></input>
    <xmp id="48cq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