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48cq4"><rt id="48cq4"></rt></td>
<menu id="48cq4"></menu><nav id="48cq4"></nav>
  • <input id="48cq4"><menu id="48cq4"></menu></input>
    <xmp id="48cq4">

  •  

    國內封禁、刪減,海外拿大獎,這片拍出來就贏了|世界觀速訊
    發布時間:2022-12-23 08:10:19 文章來源:鳳凰網

    文 | 十點電影原創

    又是一樁奇聞:


    (資料圖片僅供參考)

    某部電影,在海外斬獲大獎,在國內卻被禁止上映。

    在國內經歷“剪刀手”刪減的同時,這部片又被官方選送,代表本國競爭年度奧斯卡獎。

    是不是聽著,有些耳熟?

    誤會了,這并不是國產電影,而是來自我們的巴基斯坦老鐵。

    到底是什么片子,值得如此“又愛又恨”?

    今天我們就來看看它——

    影片的主旨非常簡單:

    已婚男人出軌,“小三”是個變性人。

    表面上是兩個人的電影,實則,卻是三個人無法言說的悲劇。

    男主海德,是家中最小的兒子。

    失業多年,性情軟弱。

    家里要殺羊,他比劃了半天,還是下不去手。

    最終,還是妻子搶過刀,在老父親的無奈眼神中,割破了羊的喉嚨。

    好在,他和妻子穆塔茲,表面的關系還算和睦。

    穆塔茲有一份在美容院的工作,做得相當出色。

    在新娘要上妝,美容院卻斷電的關鍵時刻。

    只有穆塔茲能而穩住全場,在黑暗中給新娘畫好了妝。

    這一天,小夫妻兩個一邊梳洗,一邊分享著各自的好消息:

    穆塔茲想用自己的薪水,給家里添置空調。

    而海德說,熟人可能有工作介紹給他。

    在油畫般的明媚光線中,兩人的生活顯得平靜又美麗。

    可誰又能想到,這表面平靜的生活,只需要一塊石子,就會被輕易打破。

    穆塔茲來到劇院,發現所謂的工作,竟然是給艷舞女郎做伴舞。

    而他服務的對象,正是前不久在醫院遇見的變性美女碧芭。

    身為舞者的碧芭,在舞臺上恣意揮灑,火辣的舞步滿是激情。

    在舞臺下,她的作風一樣大膽出格。

    雖然她不是最熱門的舞者,只能在中場休息時間上場。

    但她仍然敢和別人搶海報,搶時間,甚至不惜對劇院經理投懷送抱。

    一切,都只是為了賺錢,為了在這個殘酷的世界里活下去。

    但海德也知道,自己這份工作,壓根談不上體面。

    和艷舞劇場沾邊的工作,說出來都嫌丟人,更別提是自己上場表演。

    但沒辦法,他們給的實在太多了。

    同時,他不敢承認的是:

    膽小懦弱的他,如飛蛾撲火一般,被碧芭所吸引。

    于是他瞞著父親,瞞著妻子,開始追隨碧芭的腳步。

    每天努力練習,私下里頻頻加練。

    當地鐵里的路人對著碧芭指指點點時,他挺身而出。

    深夜里,摩托飛馳,在碧芭的背上,他獲得了溫暖與慰藉。

    沒想到,正當兩人情愫漸生,只差一步就要跨越界限時。

    碧芭忽然意識到,在海德心中,TA始終還是一個男人,卻不認可TA始終追求的女性身份。

    碧芭憤怒地把海德趕出了門。

    當他灰頭土臉地回到家時,穆塔茲又告訴了他一個意外的消息:

    她懷孕了,B超顯示,是個兒子。

    夫妻兩人在黑暗中沉默了一會兒,海德靠在了妻子的肩頭。

    此時穆塔茲的臉上,沒有半分笑容。

    他們只是依靠著彼此,心知肚明:眼前的新生,不是他們的新生。

    哪怕再孕育一個新生命,一切還是和父輩的生活一樣,死水一潭,虛無重復。

    最終,還是更勇敢的穆塔茲,為悲劇畫上了句號。

    出軌、變性、家庭冷暴力、女性地位低下……

    放到國產劇里,無論是哪一個議題,都能夠瞬間爆發戲劇沖突。

    口號喊得震天響,撕逼耳光到處飛。

    但在《樂土》里,沒有尖銳的對立。

    只有無聲的壓迫,在家庭和社會中一層層,向下遞增。

    導演在打光上頗費心思。

    故事表面處處色彩斑斕,碧芭身處的熱情舞臺,燈光流光溢彩。

    數次斷電的空隙,足以織就浪漫幻覺。

    但一旦電源重新供給,意味著穩定和秩序得以回歸,借著幽暗生出的浮光,也立刻消失了。

    影片表面以男主角主導劇情,實則妻子穆塔茲和變性女郎碧芭才是最剛烈的兩端。

    在《樂土》里,碧芭這個被白眼、被調侃的對象,反而是最完美的。

    無論世俗如何羞辱咒罵,她都不肯低下自己高貴的頭顱。

    面對曖昧的海德的不理解時,她的第一反應,是馬上為自己反抗。

    站在另一個極端的,是穆塔茲。

    她向往獨立,不肯服從于家庭和社會對她的規訓,做一個圍著家轉的好母親,好妻子。

    她需要工作,做化妝師。

    不是為了糊口,而是這份工作為她找到了在家庭之外的自我價值。

    買空調的金錢,同事對她的贊許,這一切家庭給不了她,也不愿意給她。

    在她提出自己已經攢下了錢時。

    家中公公和大伯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就將她的努力一筆勾銷。

    再看海德,是一個復雜的中間人形象。

    在父權社會里,他身處最底層。

    沒有工作,在家中沒有話語權,性情溫和懦弱。

    他和那些困于家中的婦女越相似,在父權的社會里,就越抬不起頭。

    于是,他情不自禁地向強大的碧芭靠攏,以弱者的姿態,尋求情感庇護。

    但回到家里,面對妻子和父親的矛盾時,他不敢反抗,于是下意識成為幫兇。

    人物的兩面性,也彰顯出海德的可惡又可憐。

    他的勇氣,只足夠支撐他在碧芭遇到困難時,提供一點力所能及的幫助。

    卻不足以拯救真正深陷泥淖的妻子,脫離苦海。

    表面是《樂土》,實則是禮崩樂壞,淪為地獄。

    沒有誰是救世主。

    曾經,在海德和妻子結婚前,他們有過浪漫的一面。

    兩個人的婚姻,是一張照片就可以定下來的父母之命。

    但年輕的海德說:我還是想來見你,給予你選擇的機會。

    他承諾穆塔茲婚后可以出去工作,穆塔茲笑著說,要做第一個給自己化妝的新娘。

    只可惜,過去的浪漫溫情,在碰上現實的銅墻鐵壁后,最終潰散。

    身處地獄,每個人都在受苦。

    影片里的一段插曲,讓十點君記憶深刻。

    家中的老父親腿腳不便,總是坐著輪椅,鄰居家的寡婦常來探望。

    哪怕遇見了他尿褲子的尷尬場面,也沒有嫌棄。

    但當寡婦的兒子忘了來接她,寡婦在海德家過了一夜之后。

    兩人的感情立馬就變成了“傷風敗俗”。

    背影鏡頭,襯出寡婦兒子的高高在上,海德一家人和寡婦如同犯人受審。

    這是寡婦第一次為自己爭取,希望男人們能成全她的感情。

    海德父親的回應,卻一樣的懦弱、可恥。

    此時的他,滿頭白發,卻做出了和小兒子相似的選擇。

    他們選擇聽不見,看不見,置之不理。

    最后,當穆塔茲的葬禮結束,終于還是家庭中的女人,穆塔茲的妯娌站出來。

    替所有人喊出了憋了120分鐘的“真相”:

    本文圖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我們都是兇手。

    而這地獄,正是我們自己,親手鑄就。

    相關內容

    娛樂HOT

    明星LOVE

    japanese护士高潮国产
    <td id="48cq4"><rt id="48cq4"></rt></td>
    <menu id="48cq4"></menu><nav id="48cq4"></nav>
  • <input id="48cq4"><menu id="48cq4"></menu></input>
    <xmp id="48cq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