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48cq4"><rt id="48cq4"></rt></td>
<menu id="48cq4"></menu><nav id="48cq4"></nav>
  • <input id="48cq4"><menu id="48cq4"></menu></input>
    <xmp id="48cq4">

  •  

    出軌未遂,他倆也算真愛嗎?
    發布時間:2022-12-21 15:45:30 文章來源:鳳凰網

    想象一下,某天有一道光突然降臨了地球,然后一部分人突然原地消失了——

    而坊間有一則消息流傳起來,他們說這些被抓走的人都是有愛情的人.......

    那么,那些被這道光“剩下”的情侶或夫妻,大抵都會陷入自我懷疑和掙扎中吧?


    (資料圖片僅供參考)

    如此奇幻的設定,是黃渤三年前的文藝片《被光抓走的人》的背景。

    這部片子,呈現了四組成年人的故事。

    有人企圖用出軌報復妻子,有人想要了解獨自消失的丈夫究竟愛的是什么樣的人......

    最重要的是,因為這道充滿寓言性的“光”到來,他們不得不逼自己去面對一個問題——

    到底什么才是真愛?

    1

    結婚快18年的中年夫妻武文學和張燕,是片中呈現的第一組夫妻。

    他們的生活看似平靜如水,實則暗縫叢生。

    開篇一場兩人例行公事般的性生活,一邊聊工作一邊親密,直接暗喻了中年婚姻的第一個危機——沒有愛欲。

    這也是大多數中年夫妻的現實寫照:

    周轉于生活瑣事,為柴米油鹽忙碌,沒有心思創造浪漫。

    沒有激情,彼此習慣,靠著日積月累的“熟悉感”在生活,夫妻倆也并未感到任何不妥。

    但當“光”降臨后,沒有消失的武文學夫婦便陷入了信任危機。

    ——所有人都在懷疑,他們之間到底還有愛嗎?

    武文學的媽媽發現他們沒有一起消失,便偷摸問兒子:“你們到底哪個不愛哪個了?”

    他立馬慌了:莫須有的事兒,這么多年愛情變親情,還有什么愛不愛的?

    你看,連最熟悉夫妻倆的媽媽都不信,更何況是別人?

    武文學大男子主義好面子,他可以接受沒有激情的現實,但不能接受被別人審判“你們不相愛”。

    為了證明自己和張燕很相愛,他花高價去做假票,一心制造光照那天張燕不在市里的證據。

    之后,他甚至還當著眾人的面分享起了自己和張燕的親密事,紅著臉逼迫老婆承認當天早上的“例行公事”。

    直到武文學無意發現張燕和趙峰的聊天記錄,兩人的談心內容讓他懷疑老婆出軌。

    他似乎才終于有了一個正當理由,可以報復老婆——

    他主動找到趙峰,還約了一直暗戀自己的同事“小韓”去酒店。

    可武文學發現,等待小韓到來的過程并沒有想象中的興奮和期待,反而是充滿恐慌和不安。

    他終于開始忽略外界的聲音,認真剖析自身的內心——“我是個偽君子?!?/strong>

    黃渤坐在酒店床上的大段內心獨白,也被網友稱為“每個成年、已婚男人的真實寫照”。

    最后,懸崖勒馬的武文學回到家中,一邊安慰著剛失戀的女兒,一邊在廚房里抱住痛哭的妻子。

    導演沒有給出中年夫妻如何解決危機的標準答案,但誰又能篤定地說這完全不是愛?

    沒激情、太平淡、有猜忌、有質疑,同時有責任、有承擔、有掛念、有反省。

    留下來的或許不一定不相愛,我們為什么不能試著更相愛呢?

    2

    影片中第二組夫妻是李楠和胡建平,沒邁過七年之癢、正準備離婚。

    ——他們也是片中許多人最感興趣的一對。

    胡建平作為本片最大渣男,一開始便已是獨自消失的狀態,自始至終沒在電影里露過面。

    李楠為了尋找丈夫最深愛的人,和胡建平的情人、初戀、知己,幾個女人在一塊拼出了一個男人的真面目。

    在這個拼圖的過程中,也能看到兩性關于情感完全不同的需求和解讀。

    胡建平對每個女人的內心傾訴,都不太相同——

    面對妻子他說喜歡成熟穩重的伴侶;面對情人他又說喜歡奔放熱烈的。

    在初戀面前,他是有情有義的男人;和紅顏在一起的時候,他又會呈現風趣幽默的一面。

    你說他在撒謊嗎?倒也未必。

    或許在面對不同女性的不同時刻,他的情感依賴真的不同。

    他深知自己的濫情,但并不為此自責,甚至覺得十分正常。

    正如李楠的分析“他什么都愛,也就什么不都愛”,胡建平不過是個在欲望世界沉淪的空心人,永遠不會理解愛的真諦。

    李楠作為成熟的高知女性,明明是完全“被傷害”的一方,但偶爾還會陷入反?。?/p>

    是不是我沒有做好妻子的角色?

    她一心想找到和胡建平一起消失的女人,也只是為了看看對方到底有著怎樣的魅力。

    至于何曉芬,她作為胡建平的情人,所言所行似乎是最愛胡建平的女人——

    她固執地不相信胡建平消失了,偏執地認為對方最愛的就是她。

    但事實上,比起愛胡建平,她更需要的是胡建平愛她。

    可以不是唯一,但必須是最愛。

    她只是需要有一個可以不被打破的信念——

    這個世界上,她有被別人堅定的選擇,得到最大的偏愛。

    最后真相破解,胡建平并未消失,而是出車禍死亡了。

    李楠選擇和自己和解,而何曉芬留住了信念。

    前者開始學習接受自己沒有過錯、不被始終偏愛的事實,后者依舊沉溺在虛幻之中——

    “如果他沒死,應該是我和他一起消失?!?/p>

    3

    余下的兩組人物主線,則代表著絕對偏激的愛。

    一對,是正準備結婚的年輕情侶王陽和劉佳一。

    另一對,是社會邊緣人物,筷子和他的發小秦山。

    沒能消失的王陽為了向劉佳一證明自己的愛,選擇了跳樓輕生。

    筷子接受不了秦山和他人一起消失的可能性,堅持認為他是被周浩所殺。

    ——盡管經過詳細調查,警方已經排除了這種可能。

    最后,她用一場聲勢浩大的謀殺,徹底“落實”了自己心中的執念。

    至此,本片最重要的內核也被這幾個故事串聯起來,緩緩浮現在了你我眼前——

    “白光”雖然成了愛情的審判者,但何嘗不是我們自己為感情判了刑?

    當“白光”降臨,我們對昔日深信不疑的愛產生懷疑,對模糊不清的評判標準產生篤定。

    在沒有愛的城市里,面對外界的凝視,陷入無盡的虛偽,陷入自我欺騙,陷入迷茫和須臾。

    就像片中的這一句靈魂拷問——

    “我們這些被留下的人,究竟是可憐人,還是騙子?”

    影片行至結尾,一個荒誕的句號出現了。

    科學家們開始辟謠了,其實消失的人與“是否真正相愛”無直接關聯,傳聞只是個假命題。

    但,因為這道“白光”,很多事已悄然改變。

    裂縫逐漸放大、人性弱點顯現,大家隱秘、破碎、不堪的一面,都在“愛情真空區”里一覽無余。

    在謊言和驕傲都被打破的情景下,有人找到了人生的出路和答案,也有人選擇自我毀滅。

    在最后的一刻,他們相繼選擇赤裸、誠實地面對自己。

    “白光”照亮了復雜深邃的人性,亦是一次自我拯救的機會。

    借助這道“白光”劃開現實的殼之后,其實能發現,所謂愛情的真諦,從來沒有標準答案,兩人是否相愛,更不該由外界審判。

    正如片中整日爭吵互相出軌的夫妻,最后還不是一起消失了?

    有人的愛情是細水長流,有人的愛情是閃耀奪目;

    有人的愛情是“不敢觸碰又收回的手”,有人的愛情是“如暴君般的極致占有”。

    愛情的姿態千萬種,正根植于每個人的獨一無二。

    不妨將“白光”和“消失的人”看作一種隱喻。

    白光是生活,消失的人是漫漫長路中,不知不覺和我們走散的,曾經親密的各種人事物。

    我們對這份無聲的告別沒有留意,恰如對永恒的愛情沒有把握。

    但正因為貪戀那份繾綣的溫柔,我們人吶,才會始終想要追問一個答案。

    娛樂HOT

    明星LOVE

    japanese护士高潮国产
    <td id="48cq4"><rt id="48cq4"></rt></td>
    <menu id="48cq4"></menu><nav id="48cq4"></nav>
  • <input id="48cq4"><menu id="48cq4"></menu></input>
    <xmp id="48cq4">